广告

麦子金服上市失败后再寻新机 牌照缺失转型前景未卜

2018-01-08 16:04:30 来源:投资者报

我要分享: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麦子金融服务集团(以下简称“麦子金服”)意欲反向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吴江市鲈乡农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鲈乡小贷”)以达“借壳”上市的目的,却因后者突然抛出的一纸责难而终止。在余波未平之际,进入新年后,鲈乡小贷又被媒体爆出有股东涉嫌卷入高达20亿元的投资骗局。

对于突然而至的责难,麦子金服表示十分意外。开始反击的麦子金服打算寻求新的资本布局机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麦子金融服务集团(以下简称“麦子金服”)意欲反向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吴江市鲈乡农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鲈乡小贷”)以达“借壳”上市的目的,却因后者突然抛出的一纸责难而终止。在余波未平之际,进入新年后,鲈乡小贷又被媒体爆出有股东涉嫌卷入高达20亿元的投资骗局。  

为第一时间核实信息,《投资者报》记者1月4日上午多次拨打鲈乡小贷公司电话及相关人士手机均无应答。麦子金服则表示,公司还是通过媒体报道才注意到鲈乡小贷大股东JieYang涉嫌20亿非法集资的事宜,如情况属实,将保留进一步向鲈乡小贷追索因信息披露不翔实所造成的律师费等直接损失和名誉权受损等间接损失的权利。  

突然翻脸惊呆麦子金服  

资料显示,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鲈乡小贷总部位于江苏吴江,而原准备收购其大部分股份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麦子金服总部在上海。  

2017年8月,鲈乡小贷宣布与红高粱投资控股有限公司(SorghumInvestmentHoldingsLimited,即麦子金服成立的境外公司,以下简称“Sorghum”)的股东签署股份交换协议。按约定,如果收购完成,Sorghum将持有鲈乡小贷约88%的股份,剩余12%股份由鲈乡小贷现有股东持有。鲈乡小贷更名“WheatFinanceServiceGroup”(麦子金融服务集团)。麦子金服通过反向收购,可成为鲈乡小贷实际控股股东,达到曲线上市。但这一计划在2017年的最后一周突然梦碎。  

12月27日,鲈乡小贷突发公告指责麦子金服“未尽力及完全配合交易各方完成协议”。称如在公告发出20日内未解决此问题,换股协议将被终止。这令麦子金服大呼“看不懂”。“按照约定,不管哪一方发公告,都要先跟对方沟通协商,但对方在没打任何招呼的情况下发出了这条公告,我们也很惊讶!”麦子金服相关负责人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公司对鲈乡小贷27日指责的问题先前并不了解,是在看到媒体报道后才知晓的。与此同时,由于鲈乡小贷的电话一直无人应答,截至记者发稿,合作失败真正原因尚无法得知,而麦子金服坚称自己未违反任何协议条款。  

12月29日早间,麦子金服公告回应未违反换股协议中的任何条款,敦促鲈乡小贷进行更翔实的信息披露。但没等市场反应过来,2018年1月2日,麦子金服再发公告称,因鲈乡小贷已违反双方股权互换协议6.12(a)条款的事实,及该公司未按规定向美国证监会、Sorghum及公众翔实披露多处重要信息的事实,Sorghum已于2017年12月29日致函鲈乡小贷,主动终止与其的股权互换协议,并保留就鲈乡小贷违反协议条款和相关法规造成Sorghum的所有损失和费用向其索赔的权利。  

2018年1月4日,有媒体称,麦子金服所称的“敦促鲈乡小贷进行更翔实的信息披露”可能指的是一起涉及20亿元的投资骗局,而鲈乡小贷的股东“YangJie”和一位董事“Mr.WeiliangJie”或与上述案件存在关联。但麦子金服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公司对此事是通过媒体报道才知悉,而“为严格遵守美国相关法律法规,现阶段暂不能对公众披露更多的详细信息。”  

麦子金服重寻资本布局新机  

现已多有龃龉的双方,当初为何决定牵手呢?对麦子金服而言,从经营范围、小贷牌照来看,反向收购有利于公司实现较快速且低成本的上市。麦子金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虽然鲈乡小贷确实出现业务萎缩和财务收缩情况,但部分线下内容不错,双方可在业务上实现互补与双赢,收购也利于海外布局。而如今计划破灭,公司将在资本市场进行新的动作。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石大龙表示,相对IPO,反向收购费用较低,上市周期较短,3个月左右即可完成,但一般无法通过上市获得融资。而麦子金服此前拟通过反向收购实现上市,一方面会获得上市带来的品牌价值的提升;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在P2P监管趋严的背景下,企图通过收购获得小贷公司牌照。  

麦子金服方面向《投资者报》记者证实,目前公司只有一张保理牌照,尚无小贷牌照,但牌照作为公司重点事项,目前正在积极推进争取。多位业内人士也表示,目前监管停批网络小贷牌照,牌照价格水涨船高。  

与此同时,曾多次曝光的B轮融资尚未完成。2017年4月18日,麦子金服宣布获得银行系资金的B轮融资,投资方一度被传为招商银行,但被后者否认,麦子金服随后予以澄清。麦子金服近日向《投资者报》记者确认B轮融资最终未能完成,但拒绝透露上述“绯闻”银行到底是谁。麦子金服称,以CEO黄大容曾经披露的说法为准,即“真正的原因是当时麦子金服正在谋求海外资本市场的机会。那时VIE架构已经准备构建,因为监管政策的变化导致B轮时间赶不上VIE的时间窗口期,所以对于B轮融资就没有接受。后来也是因为和鲈乡小贷的换股协议处于静默期,所以对于各种传言,都不能出面澄清只能忍着。”  

牌照缺失 转型前景未卜  

实际上,2017年麦子金服经历的变动远不止如此。受监管政策的影响,去年上半年麦子金服旗下的名校贷退场,针对北美留学生的现金贷信息平台UniFi整条业务线后来也被放弃,相关人员解散,而其他业务条线也陆续出现人事变动。麦芽分期CEO陈展、诺诺镑客和财神爷CEO何健、原动天CEO殷斌、诺诺镑客的运营负责人、财神爷的技术总监等相继离职,同时离开的还有不少底层员工。对此,麦子金服上述负责人表示,离职属公司人员自然交替,上述具名的离职人员仅是公司中层,他们的离开未对业务造成任何影响,同时公司新加盟的高管人士,包括首席内控官、首席风控官、首席策略官等,而对去年5月麦子金服CFO徐吉的离职,麦子金服则表示,其是出于个人职业规划与发展的需要。  

与此同时,麦子金服旗下重要资金端麦子金服财富(原诺诺镑客)近年问题频频,接连爆出盗刷事件、“体操事件”等,去年4月又出现被修改数据诈骗1056万事件和6月存管上线导致逾期等问题,而对后续处理,上述负责人答复道,“相关风险事件已妥善解决,用户几乎没有受到损失,我们对系统安全有信心。”  

记者查阅麦子金服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文件时披露业绩可见,2014年、2015年、2016年麦子金服的净利润分别为-789.3万美元、-186.6万美元和2233.6万美元,而2017年一季度再度亏损118.4万美元。业内认为,麦子金服时下面临更加严峻的融资和监管环境。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新网贷无关。新网贷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键词: 转型 上市 牌照 麦子金服
匿名用户 | 登录
广告

Copyright 2014-2017 TouDao Technology (Beij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头道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87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