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借3万要还800万 杭州千万富姐卖房仍无法解脱

2018-04-28 16:54:42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蒋大伟 郭婧

我要分享:

近期,杭州警方出重拳,严厉打击了以借贷为名非法牟利的违法犯罪活动(俗称套路贷),一举揭开了这个隐藏在借贷纠纷表象背后的犯罪团伙黑幕。在这些警方侦破的“套路贷”系列案件中,犯罪团伙如何一步步展开套路,让3万变成800万之巨?

原本只是做生意上的资金周转,借款仅仅3万,短短一年竟变成了800万;本来只是帮朋友借贷担保,万万没想到借款2万,最后还款竟变成了140万,甚至连杭州市中心的房子都赔上了……

这一个个如同噩梦般的遭遇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近期,杭州警方出重拳,严厉打击了以借贷为名非法牟利的违法犯罪活动(俗称套路贷),一举揭开了这个隐藏在借贷纠纷表象背后的犯罪团伙黑幕。

在这些警方侦破的“套路贷”系列案件中,犯罪团伙如何一步步展开套路,让3万变成800万之巨?

受害人又为何会深陷“贷款门”却一无所知?

4月26日,杭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集中向公众披露近期破获的一系列“套路贷”案件,一起来看看“套路贷”如何带你一步步进坑。

借了3万要还800万 每天要还1万利息

曾经的千万富姐不得不到处逃债 生不如死

“觉得自己死也死不掉,活下去又看不到希望。”

今年41岁的临安人何华,拥有一间营业房、一家服装店,还有即将拆迁分配到手的500多方的安置房,在朋友眼里是个“小富婆”。

可如今的她身无分文,还欠着上百万元的债,为了逃债,已经7个月不敢回家了。

外面有人传说她去澳门豪赌输光了家产,也有人传说她是吸毒败光了家产……

她说自己就连港澳通行证都没有办过,平时连牌都不打的,更别说吸毒了,她只是为了还贷款利息,把所有的身家都搭了进去。

就连她的家人一开始也不相信她的说法。

哪里有贷款贷到倾家荡产的?

直到临安公安因为“套路贷”的案子上门去调查取证,她的家人才相信她说的竟然是真的。

看看3万是怎么一步步变成800万的。

去年8月,何华有一笔钱借给了朋友没还回来,而自己另外有一笔借款却到期要还了,需要周转,经过中介介绍,认识了某“寄卖行”老板朱某、吴某,虽然对方说借款3万元,10天的利息要8000元,但她觉得自己这8000元反正拿得出的,能不欠别人人情周转成功就好了,于是爽快答应。

第一步:对方让她签了个合同,合同金额8万,约定每天违约金20%,但何华实际到手只有3万元。

8万里扣掉的5万分别是,10%的中介费、10%的保证金、几万的家访费(就是中介上门查看是否真的有还款能力的交通费,但警方说,这些中介上门会看菜下饭,如果对方房子大,看起来有钱,家访费就会很高),还有利息8000元也要先扣掉。

第二步:何华“违约”。

何华说,自己由于晚了几天没有归还8万元欠款,按照每天20%的“违约金”约定,她需要还好几万的违约金,加上本金,她欠的钱一下子增加到了十几万。

第三步:重叠借款。

同年9月,为了偿还之前的“违约金”,她在中介的介绍下,又先后向朱某等人借款,这样她欠朱某的钱越来越多,但借来的钱只够还“违约金”和利息,随着借款额度越来越多,产生的利息也越来越多,利息和“违约金”叠加,雪球不断滚大,她到了最后,每天要还1万元。

她实在还不出了,朱某拿着合同找上门,言语威胁、滋事,甚至找到了她的父母家……她只好变卖了自己的营业房、转卖安置房号用来还债,共得款300余万元用于偿还部分欠款。

即便如此,还有近500万元的欠款无论如何无法偿还。

最后,她只好离家出走,到外地去躲一躲,这一躲就7个多月,这段时间,她几乎不出门,也不敢给家里打电话。

一开始,她很想自己的儿子,但现在,她可以回家了,又不敢见儿子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怎样去面对自己的儿子,“本来我可以给他很优越的生活,现在呢,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还有我的老公也是……”

报警后,警方统一行动,民警说,如查实确实为“套路贷”,经过法院审理判决,何华不用承担本来就不合理的债务。

何华终于可以回家了。

杭州小伙深陷套路贷 血泪控诉“是我害死了妈妈”

今年2月1日,24岁杭州小伙陈海(化名)到派出所求助,一开口就震惊了办案民警。

“救救我,我害死了妈妈,让家里填了30多万的债务窟窿,如今已是走投无路!”

陈海是杭州萧山大江东人,父亲早年离世,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可能是因为单亲家庭的缘故,表面内向胆小的他,一直渴望获得更多的关注。

于是,上大学期间,他对自己的穿着特别上心,也热衷于请朋友们吃饭唱KTV,家里给他的每月一两千元的生活费,不够他这样大手大脚地花。

生活费没了,陈海开始接触“高利贷”,在校期间共计贷款十多万元,这些钱全部被他用于高档消费,对此,陈海一直瞒着家人。

大学毕业,债台高筑的陈海为了还钱,想到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就联系了“高利贷”时认识的中介人冯某某(31岁,萧山人)。

2017年7月初,由冯某某介绍,冀某某出面,俞某某出资,借款给陈海人民币3万元。借款时陈海被要求“一式两份”写2张3万元借条,并以上门费,利息,保证金等为由先扣除2万元,冯某某收取介绍费4000元,实际给予陈海的只有6000元人民币。

冯某某等人还威胁陈海,不许他去其他地方借款。

在借钱给陈海之时,冀某某等人就定了一个“小目标”,就是先在陈海身上套路贷10万元左右,再一步步垒高债款,最终目标是陈海家的房屋拆迁款。

他们早就查清楚了,陈海母亲的房子即将拆迁。

陈海竟然完全没想过,自己此时已经被“套路”了。

借钱之后,高额的利息他承担不起,只好又借钱偿还之前的利息,不断拆东墙补西墙,债务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半年时间就先后“套路贷”了十几万元。

之后,“债主们”开始花样追债。

陈海的母亲身体本就不好,遭遇了儿子被追债,家中户口本被抢走的惊吓后,在郁愤中离世。

最后陈家亲朋好友凑钱,帮陈海支付了35万余元的债务。

陈海又痛又悔,这才想到报警。

帮人担保贷款2万元 莫名背上140万债务 唯一房产被强行抵债

今年三十出头的杭州人王先生怎么也没有想到,两年前因为帮人借贷担保2万元,两年后这笔债务却如滚雪球般让自己莫名背上了近140万元的巨额债务,甚至连唯一的住房都被逼抵债了。

2016年10月,家住杭州下城区的王先生接到朋友A请求,希望其帮朋友B做个2万元的借贷担保。

尽管有些疑惑,但碍于朋友情面,王先生还是勉强答应了。

三人一起到犯罪嫌疑人施某公司办理借款,但朋友又找借口突然改称要让王先生帮忙共同借贷。

王先生说自己极不情愿的,但却架不住两人软磨硬泡,他们还下跪,许诺给他股份回报等好处。

王先生最终还是心软了。

签署借贷协议时,明明2万元的借款,但合同上却虚高成了4万元,施某解释称其中1万元是保证金,另1万元含上门费、平台管理费、诉讼费等预支费用,实际拿到借款是2万元,并且说明只要按照合同约定按期还款,累计只需要还款2万元,但若逾期未还,则约定要还4万元。

签完合同后,朋友B的银行卡上立马就收到了2万元贷款,王先生也签了字。

王先生没想到,他的噩梦便从此开启。

两个月之后,朋友B“突然”失联了,借贷公司便向王先生来催讨之前的4万元“欠债”。

王先生还不出,只好又借贷4万,用来填补之前的欠款。虚增合同变为6万。

后因为不断 “拖延还债”,王与对方的债务约定从6万元又变成了9万元,再又变成了20万元。看王实在还不出钱,犯罪嫌疑人余某又以到法院起诉、找他家人麻烦等方式软硬兼施,逼迫王某又去指定的第三家投资公司继续借贷还20万“欠款”,借贷合同这次变成了40万……之后,对方又如法炮制,王某又被逼向第四家投资公司借贷,借贷金额不断刷新,一年之后其“欠债”已达120万元。

王先生位于市中心的房子被强行抵债。

其间,王先生还不断遭受对方言语威胁、非法拘禁、殴打体罚等。

什么人

在借“套路贷”

经对已侦破案件分析,“套路贷”案件中的被害人以本市低收入、无业人员居多,主要是20至50岁之间的中青年,多数被害人名下有房产,且自控能力差、消费不理性,缺乏法律和金融常识,容易被骗入“套”。

另外,此类被害人大多银行贷款信用低,难以从正规渠道获得贷款,转而通过街边广告和互联网媒介上发布的无抵押放贷信息,或经他人介绍被诱骗借款,被害人身份证、房产证甚至签订的借条、借款合同等被犯罪团伙扣留,个人信息、房产地址等也被犯罪团伙所掌握。

一步一步把你拉进圈套

“姐,利息很低的贷款考虑一下?” “哥,有资金需要吗?” 这样的推销电话,是不是接到过很多?小心,有可能是陷阱。

套路贷是怎么“下套”的

据警方分析,套路贷给受害人“下套”,通常都是按照以下套路:

第一步:以“小额贷款公司”名义招揽生意。

那些很亲热的“姐啊”,“哥啊”的电话,就是迈向陷阱的第一步。实际上这类公司都是没有金融资质的。

第二步:签空白合同。

如果你表示需要贷款,他们会让你签贷款合同,嫌疑人会拿出一叠厚厚的空白合同让受害人签字。因为合同内容太多,且急于用钱,受害人都不会仔细阅读合同内容,而嫌疑人之后可以在合同上随意添加内容,包括出借人、借款时间、利息额度等重要条款。

而且,这些合同上写的贷款数额并不是你拿到手的金额,真正拿到手的钱要比合同贷款数额少很多。比如,合同写贷款10万,在扣除所谓“保证金”“服务费”之后,被害人拿到手的可能只有两三万。

第三步:制造一个“证据链条”。

除了合同,嫌疑人还会要求被害人签一些法律文书,比如房产抵押合同、房产买卖委托书、房屋租赁合同,有的还会要求被害人一起去办理这些合同的公证手续。

另外,嫌疑人会先把贷款金额全部转给你,然后让你去取钱,形成“银行流水与借款合同一致”的证据。实际上,取来的钱要还给他们。

有部分是通过现金交付的,嫌疑人会让借款人抱着现金照相,以制造被害人取得所有借款金额的假象。

第四步:单方面肆意认定违约或故意制造违约。

嫌疑人会通过种种手段,让借款人“违约”。

即便借款人到期想主动归还借款,嫌疑人也会故意“玩失踪”,不接电话,一直等到合同超期后才出现。

之后,嫌疑人便单方面宣称、认定借款人“违约”,并要求对方按照合同约定赔偿“违约金”、“手续费”等,这些费用往往比借款金额高出数倍甚至数十倍,借款人很难一次性还清。

第五步:恶意垒高借款金额。

在借款人无力偿还的情况下,嫌疑人会介绍其他的“小额贷款公司”与借款人签订新的更高数额的“虚高借款合同”来“平账”,进一步垒高借款金额。

民警在调查中发现,这类公司其实都是一伙的,只是在外用了不同的名称。说是“平账”,其实就是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让借款人陷

入一环套一环的陷阱里。

第六步:软硬兼施“索债”。

嫌疑人之前的种种套路,都是为了最后一步,索债。

索债通常有两种方式:一是利用之前制造的抵押合同、银行流水等虚假书面证据,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所谓的“合法债权”,要求法院保全、拍卖当事人名下的房、车等财产用于还债;

二是通过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电话轰炸等各种非法手段,滋扰借款人及其近亲属的正常生活秩序,以此向借款人施压,强迫对方偿还“债务”。

套路贷的三种类型

从目前公安机关侦破的案件来看,套路贷主要分为三种类型:

一是“房贷”

这类案件中,套路贷团伙盯上的是受害人或其近亲属名下的房产,会通过虚增债务的方式,让受害人将房产作为抵押,最后以提起诉讼、申请财产保全等方式占有受害人的房产。

二是“车贷”

这类案件是针对名下有车,尤其是豪车的受害人。

套路贷团伙往往以“低利息、无抵押、不扣车”等幌子诱骗受害人签订车辆抵押贷款合同,之后再以超期、违约等理由,强行扣车、拖车。

车贷中还有一种被嫌疑人内部成为“吃快餐”的套路,即签订合同后,在未发放贷款的情况下就制造违约借口,单方认定违约,随后扣押车辆,通过所谓的协商、谈判、调解等手段敲诈受害人。

三是伪装成普通“民间借贷”

这类案件中,套路贷团伙的目的是占有受害人的现金、存款等财产,在确认从被害人处有利可图后,嫌疑人会以一张看似普通的民间借贷合同为诱饵,受害人签订后,再层层加码、虚增债务,最后通过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手段逼迫受害人还款。

“低利息、无抵押、不扣车” 这样的广告背后 是一个个大坑

二百余人,涉案资金一千余万元。

经过近一个多月的侦查,3月15日,西湖警方对这起以“套路贷”手段实施诈骗、敲诈勒索被害人的犯罪团伙实施抓捕,一举捣毁了以陈某某、来某为首的车贷型“套路贷”犯罪团伙。目前,该案已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14名。

推销低息贷款的陌生电话、马路边随机分发的贷款广告、鱼龙混杂的小型网贷平台……都暗藏玄机和套路。

套路贷和高利贷以及一般民间借贷是有区别的。

合法的民间借贷是在法律规定的利率范畴内盈利;高利贷是以获取高额利息为目的;套路贷目的不在于“吃本金”、“吃利息”,而是通过一步步设套,最终非法占有受害人的财产,本质上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去年初,陈某某、来某等人在西湖区开了一个“杭州九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开始从事“车贷”业务。

从外表看,这个公司还蛮正规,有财务组、“法务组”和三个业务组。

业务组负责寻找客户、谈借款条件、家访验车,由财务组签订合同、收放款、催款,“法务组”就负责公司法律业务。

来某担任公司总负责人。

之后,陈某某等一批人先后离开“杭州九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又在拱墅区成立了“杭州立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由陈某某任法人代表,也是做“车贷”。

去年12月15日,因资金周转困难,急需资金的蒋先生经人介绍,找到了陈某某开办的“杭州立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打算将自己的宝马三系轿车作抵押。

这家公司的人在蒋先生的宝马车上安装了GPS追踪器,他们说,这是行规,因为不扣车,所以要通过这个手段监控被抵押车辆。

收取“平台管理费”、“上门费”、“服务费”、“GPS安装费”、“利息费”等各种名义费用8千元,并且还要以“保证金”的名义增1万元合同金额。也就是说,虽然蒋先生与该公司签订了5万元的借款合同,但实际到手借款才3.2万元。

由于急需资金,蒋先生也只能接受这样的霸王合同。

同时,该公司与蒋先生进行相关口头约定,约定还款方式为:先息后本,半月一付,期限4个月,每期付息5千元。

今年1月14日,在被害人蒋先生支付第2期利息后,该公司以付息超期21分钟为由,认定蒋先生违约,

认定蒋先生“违约”后,该公司强制拖走扣留了蒋先生的宝马车,要求偿还虚高借款合同金额5万元,并索要“违约金”1.2万元。

最后,蒋先生被这家公司陈老板威胁施压,并通过扣车、聚众造势等手段迫使他支付4.5万元将车赎回。除了涉及法律的追债手段由“法务组”来做,有些公司还有一批人负责威胁、强扣等追债行为。

经查,2015年至今,该犯罪团伙涉及已完成的“车贷”客户信息

老百姓如何判断、防范 “套路贷”?

“套路贷”其本质是违法犯罪。

实施“套路贷”的犯罪分子,往往利用借款人着急用钱而又无法从正规金融机构贷款的心理,假借所谓贷款业务,实则设置“低门槛违约条件”“高金额违约责任”的陷阱合同,再制造各种理由认定被害人违约,并以处理车辆相要挟,敲诈被害人财物。

发现这几个特征就要提高警惕了:

一、贷款条件特别好。

如果贷款公司给出的条件特别吸引人,比如利息特别低,“低利息、无抵押、不扣车”,这个时候心里就要有数了,天上不会白掉馅饼。

二、签的是“阴阳合同”。

给你的合同金额,和实际到手金额不符。

三、单方面认定违约。

如果被对方单方面无理认定违约且不容置辩,那么八成遇到“套路贷”了。

警方表示,如果在民间借贷过程中遇到类似情况,必须提高警惕,在保证安全前提下保留证据,及时报警。

身边这些贷款陷阱也需要高度警惕

在网络贷款平台借钱太容易 她借了又借

以下是本报记者的亲身经历:

前段时间,我突然接到十来个奇怪的电话,广州、上海、北京各个地方打来的,有些人说话还算客气,有些人则是上来就破口大骂,说话非常难听。

经过初期的摸不着头脑后,我终于搞清楚了,这些来电都在找一个人,这个人是我的朋友小君(化名)。

我已经很久没和小君联系了。

小君22岁,读的是专科院校,在校期间成绩也不算突出,等到快毕业的时候,她才发现,求职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容易。

在十几次碰壁之后,她终于应聘进入杭州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行政工作。

刚进公司的前6个月是实习期,不算工资,每个月只有1500元的补贴,她不想上下班路上耗费太多时间,便在公司附近跟人合租了一间房子,每月租金1200元。

这时候,她第一次遇到了钱的问题,公司的补贴要到月底才发,而租金却要提前交,还得付三押一。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了解她,因为她曾是我的采访对象。

她家里条件并不好,父母都是农民,家里还有个弟弟,听说她找到工作,妈妈就明确表示,不会再给她生活费了。

小君也想到过借钱,可身边并没有人愿意借钱给她:“原来的同学都去了不同的城市,隔得远了,借钱也不放心;刚合租的室友一点都不熟,更不可能借钱给我了。”

可不交钱就没有地方住,小君为这事很是苦恼。

直到有一天上班,她在单位楼下的广告屏里看到一个网贷App的广告,忽然灵机一动:“可以先去平台上借点钱,等发工资了再还。”

小君当即就下载了这个App,App的广告里一直在强调“便捷”、“无需手续”、“超低利息”。

其实,那时候的小君对利息的高低并没有概念,只是单纯地觉得,借钱就是过渡一下,等还上就好了。

网贷的手续确实很便利,不需要审核资产,只要填写姓名、电话、住址等基本信息,再拿着身份证拍一张正面照片就可以了。

不过,对方也提前告知小君,如果到期还不上欠款,就会通知她的家人朋友,甚至走法律途径。为了保证她会还款,对方还复制了她通讯录里所有的联系人信息。

小君借了5000元,钱几分钟后就到账了,但她一查,只收到3200元。

“钱为什么少了?是不是打错了?”小君去问网贷公司的人,对方答复说,为了防止她还不出钱,手续费、利息都要在借款里提前扣除,这是“业内规矩”。

小君想着钱差不多正好够了,也就没跟对方多作争辩。

房租交了,小君心头一块石头也落了地,每天和同事、朋友一起吃吃玩玩,过了三个月的潇洒日子。

“现在想起来,网贷这种事,开了一次头就很难收住了。”小君后来跟我说过,自己以前在学校,生活很单调,出来工作以后才发现,外面好玩的东西这么多,做美甲、去KTV唱歌、密室逃脱,都需要花钱。

她的合租室友是个打扮时髦的女孩子,房间里堆满了高档化妆品和名牌衣服,还经常给她灌输“女人要对自己好”的思想。受室友影响,小君也开始买面膜、新衣服,1500元的补贴发下来还不到一个星期,就被她花了个精光。

很快到了要还款的日子,小君身上一分存款都没有,为了还上钱,她又下载了另一款网贷App,借钱来“填坑”。

“钱来得实在太容易了,就是手机上的几个数字变来变去,花钱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小君说,网贷的便捷让她渐渐产生了依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只要在手机上点点,忽然就能变成现实。

她用网贷来的钱买了苹果手机、苹果电脑,还买了一只英国短毛猫当宠物。

账单来了,她就去找新的网贷平台,拆东墙补西墙。

我曾经还劝过她,不要这样过度消费,她没听。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钱越滚越多,那些小型贷款平台几乎都被小君借遍了,借不到钱,她就拖着,不接电话,也不还钱。

再后来,我也找不到她了,换了租住处、辞了工作,微信和QQ都注销了。

再联系上她是4个月后,小君换了一个电话号码,又出现了。

她说,自己之前明明只借了两三万块钱,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七算八算,加起来竟然要还十多万。她曾试过跑回老家,但家里也不得安宁,爸妈的电话都被网贷公司打爆了。

小君的爸爸被气病了,妈妈借遍家里亲戚,替她还上了这笔钱。

小君说,杭州不少朋友都知道她借钱不还的事,她待不下去,准备去上海找找机会。

就在她去了上海之后,我就接到了网贷公司的电话,还收到了网贷公司假冒小君名义群发的短信,短信中都是辱骂、贬低自己的内容,不堪入目。

这些人应该是通过她的通讯录找到我的,我问了一下,果然,小君欠了很多钱。

为了做美容贷了十几万

真正用在自己身上的只有很小一部分

其余的钱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葛女士今年四十多岁,想让自己再次美丽。

2016年底,葛女士的朋友说,杭州长生路上的苹佳瓒美美容医院的技术不错,可以去试试。于是,葛女士从桂林来到杭州这家美容院。

原本葛女士只是想做一些简单的美容项目,可美容导师一直推荐她做几个大项目,还说可以通过专门的金融平台贷款,分期付款也没有多少压力。葛女士觉得还不错,就把贷款办了。

葛女士说,当时申请的贷款额度有十几万,所有的操作她都没有经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申请结束后,葛女士跟医院说,金额有点大。但他们回答:金额大没关系,这要看具体做的项目,用多少算多少,多余的钱医院会退回给贷款平台。

贷款申请提交之后,葛女士在医院做了两个小项目,然后回家等待,因为大一点的美容项目需要预约,要在身体状况良好的情况下才能做。

之后没几天,办理贷款的中介给葛女士打来电话,说贷款已经下来了,一共十几万元,需要她提供一张银行卡,钱才能进入美容院专门的账户里。“我也不懂这一块,想着反正银行卡里没有钱,既然他办理手续需要,就把他要求的银行卡以及银行卡密码和绑定手机号码一同寄了过去。”葛女士说,她在家里一直没有等到美容院的消息,可是却等来了贷款平台催款的电话。

2017年1月,贷款平台来电说,再不还款就逾期了。葛女士感觉这事蹊跷,就打电话给贷款中介,他却支支吾吾,后来干脆不接电话了。

可是,贷款平台一直催收,说如果不及时还款,会上征信黑名单,葛女士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她赶到杭州找到美容院老板,他说贷款的十几万中,医院把近一半的贷款打到葛女士的银行卡里。在扣除了已经做的美容项目约一万块钱后,其他的贷款都分给了所谓的渠道商了。

而实际上打到她银行卡里的几万块钱,也先后分三次被转走了。

后来,被逼得实在没办法,葛女士报了警,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湖滨路派出所立了案。

打击套路贷的杭州行动

今年2月9日,杭州市公安局成立“2.09”打击套路贷专案组,集合精干警力,开展全面侦查。市局刑侦支队刑事犯罪侦查研判中心集合精干警力,开展全面侦查。

3月14日晚,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调集上城、下城、江干、拱墅、西湖、滨江、萧山、临安8个分局,出动700余名警力,分别在杭州城区和江西、河南等地开展集中收网行动,共打掉“套路贷”团伙16个,抓获涉案团伙成员300余人,刑事拘留273人,捣毁作案窝点24处,涉案金额数千万元。

据统计,2018年初至今,全市已打掉各类套路贷犯罪团伙46个,刑拘团伙成员497人,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198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新网贷无关。新网贷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键词: 贷款 网贷 借款 套路贷
匿名用户 | 登录
广告

Copyright 2014-2017 TouDao Technology (Beij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头道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8738号